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集锦 >>?稿件

傅希如荣获戏剧表演艺术最高奖“梅花奖”

WDCM上传图片

  4月26日,第2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颁奖晚会在广西南宁举行,上海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民盟上海京剧院支部主委傅希如凭借《春秋二胥》中申包胥一角荣获戏剧表演艺术最高奖“梅花奖”。

WDCM上传图片

  “舞台艺术是集体的艺术,正如周信芳大师所说,戏剧非一人之戏剧,务须全体人员聚精会神表演,方可称为戏剧。”傅希如表示,梅花奖不是一个人的成绩,而是凝聚着一个院团整体的心血,“上海京剧院在如此繁忙的演出季中,斥巨资,排万难,精磨戏,细安排,大部队飞往南宁为我争梅。每一位参演的同事好友,有大病未愈的,有百忙抽空的,有甘为配角的,是他们,撑起了整个戏,让观众始终沉浸在情境中,让剧场一直保持着热烈的气氛。”

WDCM上传图片

  《春秋二胥》是上海京剧院继《曹操与杨修》《成败萧何》后的又一出讲述男人情义的新编历史剧,围绕复仇还是宽恕这一主题,讲述一对好友从惺惺相惜到分道扬镳的故事。楚平王无道,伍子胥全家被害,多亏申包胥相救,申包胥受牵连入狱19年。19年后,伍子胥吴国借兵,大败楚国。包胥为避免更多杀戮出使吴军。两人因立场不同,终究没有达成共识。城破后,申包胥最后一次向伍子胥告别,历数暴行,痛恨伍子胥为了一己之仇,伤害了千万条性命,摔袖断义而去。

WDCM上传图片

  “我很喜欢申包胥这个人物,所以我努力在苏轼、范仲淹、管仲这些名臣传记中去体悟,努力理解他们眼中的世界。”傅希如为申包胥设计了一系列细节,序幕时年轻充满朝气,第一场已是19年后,申包胥锐气尽失,脚步蹒跚,虽然是唱着导板出场,但最高音只唱到4,而不能到5,几句散板更是有气无力。伍子胥要决堤淹城,让申包胥出城避难,节奏由慢到快,从回忆到现实,从柔情到争执,他根据情绪变化,在音量上,吐字上,唱法上相应唱出层次。最后的“劝兄长勒马停戈歧路口,切莫教生灵涂炭遗恨千秋”,用一句嘎调来当头棒喝,希望能劝醒子胥。得到伍子胥即将淹城的消息,申包胥再次震惊了,以一大段的念白来打动伍子胥,傅希如借鉴《曹操与杨修》中杨修向曹操介绍筹措军粮的桥段,边念边做,体现申包胥复杂的心情。

WDCM上传图片

  申包胥踉跄回城一段,傅希如最费心思。他表示,歌唱讲究气定神闲,观照自我,用最理智的状态掌控嗓音,控制技巧,而新编戏,尤其是人物内心比较复杂纠结的剧情,却需要演员要有激情,该放要放,该破要破,该吼要吼。傅希如透露,“前一场,申包胥的情绪无疑是歇斯底里的,大段念白,嘶吼,快板,下场之后,不到一分钟的赶场时间,就要开唱导板,一大段节奏变幻的内心独唱,这是需要快速调节自己的情绪状态,和发音位置的,我这里分别运用余(叔岩)派的拎劲、挑劲,李(少春)派的懒劲、黏劲,杨(宝森)派的苍劲、泄劲,抑扬顿挫,来表现申包胥的内心层次和情绪波动。”

WDCM上传图片

  本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现场竞演,参评团体涵盖北京、上海、天津、辽宁、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河南、广东、四川、陕西、广西和新疆1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中直院团和部队,涉及话剧、歌剧、京剧、昆曲、评剧、越剧、豫剧、川剧、秦腔、黄梅戏、潮剧、壮剧12个剧种。4月中旬,《春秋二胥》在广西南宁竞演,还特地开放排练,原计划100个名额,结果200余名观众慕名而来。排练结束后,观众把傅希如团团围住,进行签名、合影等。傅希如不顾疲惫与竞演在即,有求必应。对于获奖,他说“任何奖项都不是终点,而是另一个开始。拿奖不代表有多优秀,不拿奖的无冕之王数不胜数,排出好戏,得到观众的喜爱,才是演员的最高目标。我,在路上。”

WDCM上传图片

  去年,傅希如刚荣获2018年亚洲最杰出艺人金奖和纽约州众议院授予的特别嘉奖令,并在“民盟之星”评选中获颁2018年度“文化之星”。此前他还三度折桂“白玉兰”奖,曾获第六届CCTV全国青年京剧电视大赛老生组金奖榜首、第一届红梅杯京剧大赛红梅大奖榜首、全国青年演员折子戏评比展演一等奖、第九届上海市“文化新人”、2015年度上海市青年五四奖章标兵等重要奖项及荣誉。(综合上观新闻报道)

2019-04-28 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