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盟史专区 >>?稿件

史良:上海解放前夕脱险记

WDCM上传图片

  史良(1900—1985)字存初,江苏常州人。律师、法学家、女权活动家、社会活动家。1919年参加“五四”运动,任常州三校学生联合会副会长。“九一八”事变后,组织成立上海妇女界救国会,并担任理事。1936年任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常务委员,因参加与领导抗日救亡运动被国民党政府逮捕入狱,是七君子事件的当事人之一。她长期坚持抗战、民主道路,反对内战和独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担任司法部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国民主同盟第四、五届中央主席。

独裁下的无畏抗争

  1947年,民盟被国民党政府宣布为“非法团体”,民盟总部被迫解散, 沈钧儒、 章伯钧等一部分中央委员出走香港。此时,史良在上海公开身份是大律师,成功地打赢了轰动一时的上海地皮大王周纯卿遗产案。根据律师公会章程规定的标的,她得到了南京西路南海花园饭店一栋三层楼建筑的六十余间房屋,和七浦路石库门房屋十余幢的报酬。与此同时,她秘密参与民盟上海执行部的领导工作,指定沙千里为代表,出席在香港召开的民盟第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会上,沈钧儒在宣布:“三中全会的使命,是要恢复本盟总部,继续进行艰巨的政治斗争。”这是民盟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会,标志民盟彻底抛弃了中间路线,站在人民的立场上与共产党人携手合作,摧毁南京政府,实现民主、和平、独立、统一的共和国。史良义无反顾地拥护全会的纲领、路线。

WDCM上传图片

位于武定西路的史良故居

  一直受到国民党特务系统严密监视的史良,秘密出任民盟上海执行部主任委员,她派自己的秘书担任联络员,组织了一系列反饥饿、反迫害、反美扶日的爱国民主运动。史良利用自己的公开身份和社会影响力,在演讲、集会中,矛头直指国民党和南京政府,鼓励学生罢课、工人罢工,表现出誓死把一个独裁、腐朽的政权拉下马的凛然气魄;在经济上,她慷慨地资助民盟上海执行部,配合共产党人开展地下斗争。

劫难当头数度脱险

  黎明前的黑暗十分残酷,上海警备司令汤恩伯签署密令,不择一切手段逮捕史良。那时,史良正犯高血压病,在沪西开纳路150号(今武定西路1359号)家中静养。1949年5月10日傍晚,中共上海地下党负责人之一的吴克坚来电话,告诉她晚上军警要动手抓她时,她与丈夫陆殿栋商量后,决定离开住所,转移到霞飞路新康花园(今淮海中路1273弄)朋友的寓所躲避。

  史良离家出走后的数小时后,一群军警和便衣特务乘坐数辆吉普车,疾驰而来,把史良的别墅团团围住,蜂拥入内,抓住史良家一位老工友宋阿福,酷打逼供,随后又搜遍全宅,把全家大小人口,不管是厨师还是女佣,一律进行个别审问,毫无结果,便留下几个便衣把守,以守株待兔。

WDCM上传图片

史良与丈夫陆殿栋

  第二天,军警和特务又来,将宅中人员再审问一遍。到第三天,对宅中人员轮流用刑,惨号之声,闻于街邻。当天晚上,知道史良亲朋好友地址最多的司机阿宝入室被捕,经通宵酷刑,他说出史良丈夫陆殿栋之弟陆殿奎的地址。陆弟系商人,不问政治,亦因而被捕,即入牢房。由于史良与陆弟之间绝少往来,虽经严讯而毫无所得。特务对他说,我们对你大嫂已监视三年了,现奉命来捕,却又不见,你若不招,我们难以交代,只好对不起了。此时,阿宝在严刑酷打之下又说出了史良姑母家的地址。于是,她的姑父母荣宝礼夫妇旋即被捕,押送福开森路(今武康路)20号,已被军警和特务破坏的民盟秘密联络点里关押。史良的姑母迫于军警的威逼利诱,无奈说出了史良妹夫的住址。一双老人被放回家,还没有跨出大门时,看到自己的儿子在军警的押送下,也被关了进来。两老人痛心疾首……

  在这之前,史良已经得到家人被捕的密报,从容地离开了新康花园,前往南市小东门(今中华路一带)的远房亲戚家中隐蔽。考虑路途比较远,途中危险多。她作了化妆与陆殿栋坐上一辆三轮车,车行不久,陆殿栋吩咐下车,改乘出租汽车。到了大光明电影院门前下,前脚走进弹子房,随即便从后门出了去。再改乘三轮车,到达小东门。

  据史良生前回忆,“到达那里的时候,发现弄堂的墙壁上贴满了标语,写着“一人不报,全家杀绝,一家不报,全里弄杀绝”。就在史良安全到达新的隐蔽处时,原先藏身的新康花园公寓被军警、特务们搜查,室内的物品几乎全部被掠去。

  5月15日,史良的秘书误入福开森路20号被捕,她被移送到秘密看守所,特务把她的双手反绑在背后,吊在墙上,以皮鞭乱抽。 拷打一个多小时后,因见始终未哭,特务说:“厉害,厉害!不愧为史良秘书,把她送去活埋。”于是,她就被转押到南市执行处拘留室。

  有一天,住在对面的某区党部的官员来到史良的住处,说是寻找饲养的鸽子。史良警觉地意识到,行踪可能被发现。她赶紧装扮成病人,用围巾包住头捂住脸,雇了一辆汽车转移。十分钟后,军警和便衣们星夜包围了小东门史良隐蔽处。原本给她来报信的人未离去,身上搜出报信字条,当即被带走。史良和丈夫又躲过一劫。

  一路上,为了避免查身份证的麻烦,陆殿栋让司机加速行驶,汽车在红绿灯的转换间急速行驶,绕了好几处地方,最后才在海格路(今华山路)与霞飞路(今淮海中路)交汇处的一栋公寓大楼前停下,她和丈夫陆殿栋住进了4楼一个套间里。窗外,便是黑漆漆的交通大学校园。

WDCM上传图片

宋庆龄与史良(右)

  被捕的史良亲戚朋友,相继被集中关押到南市的执行处拘留室,等候处绝。史良回忆道:“拘留的最后一天,得知黄炎培先生之子黄竞武等已于前一日遇难,均在夜阑人静时执行,先用绳索勒死,然后埋入土中。由于同时等候执行的人太多,而解放军已临近上海,来不及按上述办法办理,改为用卡车装运投入黄浦江里淹死。秘书等七人被装入一辆卡车载走,途中卡车损坏,停车修理,解放军先头部队已打进城里,枪声不绝,执行人员四散逃命,他们才幸免于难。我和爱人自离开亲戚家以后,又转移他处,一些人家已不敢收留,同时我亦不能信赖关系不深的人家,只能到极为可靠的同志处,而这些同志本身也在被监视中。正在踌躇为难之际,24日夜半11时许,解放军装甲车已冲入霞飞路的交通大学附近,我的危难即将过去了,天快亮了。” 脱离险境的史良兴高采烈地跑到宋庆龄的寓所,拥抱在一起,流出激动的眼泪,互道心中的喜悦。

联袂北上参加大典

  这时,身处北平的沈钧儒,已经领衔成立了民盟中央临时工作委员会,得悉史良和其他民盟领导人都已脱险,十分高兴。5月31日,他代表临工委发电报给上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潘汉年,转告张澜、罗隆基、史良联袂北上,主持民盟四中全会。

  6月23日,沪上夏风小起,五十岁的史良显得格外年轻,她神采奕奕地登上北去的列车,她爽朗的笑声响彻在车厢里。抵达北平火车站时,沈钧儒已经亲自在月台上迎接他们。

WDCM上传图片

会议合影(最右为史良)

  她作为民盟代表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会议,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人的亲切接见。10月1日,她和她的许多战友、朋友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开国典。十八天后,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的第三次会议上,史良被任命为司法部长、政务院政治法律委员会委员,成为共和国仅有的两位女部长之一。

  新中国成立不久,她除把南海花园饭店的洋房拨给民盟上海市委作办公使用外,其余全部献给了国家。相关部门折价为3万元,她全部用于补偿解放前夕因她而被捕的亲朋、工作人员所遭受的损失和伤害。

2019-05-21 15:26 作者:潘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