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盟史专区 >>?稿件

1949,淮海路上的民盟地下情报站

  1947年冬,民盟被迫解散,为了躲避国民党的耳目,确保盟员的安全,民盟活动由地上转为地下。上海于1947年底成立了民盟上海市地下支部,以每周开会汇报工作、交换情报不做记录的方式来应对新的斗争形势。

古玩店内传情报

WDCM上传图片

古玩店旧址

  1948年,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令国民党的主要军事力量几乎被消灭殆尽,全国已处于革命胜利的前夜。然而,在国民党疯狂的垂死挣扎之中,国统区却呈现一片肃杀之气,局势变得更加险恶,民盟组织的联络和行动也变得愈加艰难。

  出于保障爱国民主人士和盟组织安全的考虑,同时也是为了更有力地同国民党反动派开展斗争,1948年10月,民盟上海市支部决定建立直属情报站,下设两个独立小组。曹鸿翥担任直属情报站站长,成员有杨柳村、江波等盟员。曹鸿翥1946年由黄炎培、王绍鏊介绍加入民盟,在霞飞路(今淮海中路)上经营一家名叫介如古藏社的古玩店。直属情报站便以古玩店为掩护,将联络点设在其中。一方面,曹鸿翥通过古玩生意结识了上海警备司令部的一些上层人物,成功通过策反工作布置了内线,从他们手中获取警备司令部准备抓捕的爱国民主人士名单等情报。抓捕名单到手后,曹鸿翥马上派古玩店店员通知抓捕对象迅速转移。另一方面,民盟及其他党派从多个梁道收集到的情报也集中到古玩店,由曹鸿翥安排分送给有关方面。

WDCM上传图片

申江医院旧址

  黎明前夕的1949年,局势日紧,草木皆兵。年初,国民党特务头子毛森下令要限时限刻摧毁仍在活动的上海民盟组织,民盟上海市支部的负责人均被列入特务捕杀的黑名单,“若抓不到活的,则可就地枪杀”。3月初,应罗隆基的要求,原本决定晚8点在霞飞路嵩山路的申江医院单间病房中召开民盟上海区执行部和民盟上海市支部负责人联席会议。然而,当天下午3点,从直属情报站传来情报,会议已被国民党特务获知并布置了详细的抓捕方案,计划当晚包围并逮捕参会者。获悉这条重要情报,组织部立刻分头通知上海民盟组织负责人当晚会议取消,组织部部长尚丁亲自在申江医院边门远处阻止前去参加会议的盟员同志。晚9点,申江医院全部被国民党特务包围,唯一没有及时离开医院的民盟上海市支部民运委员会成员彭文应翻天窗从屋顶惊险脱逃。未能抓到彭文应而气急败坏的国民党特务,只能去他家中和他经营的中外贸易公司洗劫一番。

  到了1949年5月初,应罗隆基的要求,再一次决定召开民盟上海区执行部和市支部负责人联席会议,这次会议定于下午2时在福开森路(今武康路)20号的一个大花园洋房中召开,这是一处很隐蔽的地方。当天上午10点得到情报,此会已被特务知晓,国民党警备司令部决定进行围捕,组织部当即分头通知参会者取消集会,并派一人去弄堂口阻止。下午2时,国民党特务包围了那所花园洋房,民盟派去监视的同志见状只能马上撤离。不巧的是,史良的联络员田蕙菁迟至下午2时半前去,刚跨进花园大门,便被守候在此的特务逮捕,田蕙菁入狱后受尽酷刑,直到上海解放才出狱。之后,特务还一直在大花园洋房中守候了20天,最后毫无所获失望而归。

  正是由于曹鸿翥领导的民盟直属情报站及时搜集到敌特方面的准确情报,才使上海民盟组织得以提前应对国民党特务的表击,几次化险为夷避免了重大损失。

无线电波中迎解放

  民盟上海直属情报站下设的两个独立小组,一个以古玩店为掩护,收集敌特方面迫害民主运动的情报;还有一个以无线电商店为掩护,收录新华社的广播,翻印供各级组织学习。

  这家无线电商店叫做皇家无线电行店,以前位于建国西路104号,靠近瑞金路的一个弄堂口,由直属情报站成员江波经营,顾孟武、沈其逵等盟员都在此工作过。穿过店堂后面有一个又暗又窄的小房间,盟员同志在这里戴着耳机秘密收录解放区短波新闻,边收听边抄录,空隙时再进行复写。收听设备的开关安装在前面店堂柜台的暗处,柜台上从不断人,大多时候由店主江波负责了望,一旦发现可疑情况就随时关闭设备开关,同时用约定的暗号通知小间里抄录的同志,把有关物件藏起或销毁。当时店铺斜对面即是国民党警察局的内部机关,而这项在敌人眼皮底下进行的活动一直坚持在上海解放。

WDCM上传图片

无线电商店旧址

  1949年元旦前夕的一个深夜,把门窗全部蒙黑后,江波套上耳机,在小间里照例开始秘密收听新华社电讯。打开短波收音机,他竟清楚地听到了用记录速度广播的新华社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这是毛泽东同志为新华社写的新年献词,是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民解放军将渡江南进、把解放战争进行到底的鼓舞人心的好消息。江波兴奋地一边听一边记录,用最快速度整理完毕,再用很小的字抄在薄纸上。完成所有工作时,己经鸡叫头遍,等不及天亮江波就把稿子送交尚丁的机要交通员同时也是直属情报站成员的杨柳村。紧接着,尚丁布置学生区分部的交通大学小组,把《将革命进行到底》这篇重要文章油印几百份,打算分发给上海民盟十二个区分部。

  为了不出差错,如期完成计划,那天尚丁特意身着西装,戴一顶深咖啡色的礼帽,乔装打扮成阔绰商人的样子,杨柳村装扮成小伙计,江波则乔装成司机,开着一部奥斯汀小轿车,直奔交通大学。汽车顺利地通过交大校门,直驶学生宿舍。民盟小组的同志早已等在那里,马上把一捆捆伪装好的印刷品从房间角落里提了出来,迅速放进汽车坐垫下面的空当里。一切安置停当,三人坐进汽车,车子经过校门时,尚丁还举了一下礼帽,和传达室人员打了个招呼,便堂而皇之地驶出了交通大学。到了南京西路的大华商场,几个盟员把油印材料搬到一间小阁楼上,迅速分发了全部文件,圆满完成了任务。而这只不过是直属情报站在局势紧张的国统区例行工作中的小小一项而已。

  虽然国民党特务头子发誓要摧毁民盟地下组织,但在直属情报站出色工作的协助下,民盟组织始终岿然不动,度过了黎明前的黑暗,迎来了上海解放的曙光。尤其值得自豪的是,民盟上海市地下组织没有一个出卖同志和组织的叛徒。

  如今的淮海路焕然一新,经过淮海中路和常熟路口,还可见到转角处那幢记录了许多历史往事的老楼,只是当年的古玩店早已不在,留下的唯有繁华;而建国西路上也不见了当年那间毫不起眼的无线电铺的踪迹,只剩独具上海风貌的路边小楼。当年沪上斗争的惊心动魄,已被时光永恒地镌刻在历史中。

  (文章原载于《群言·上海专刊》)

2019-05-16 09:25 作者:吴馨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