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在线网站|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纪念文章 >> 稿件

风范长存:史良的法制观点及其影响初探

2010-04-09 11:05 作者:研究室

陈 俊

 

史良(19001985),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民主同盟的领导人之一,着名的政治活动家、法学家,杰出的爱国民主人士,新中国司法行政工作的奠基人。

史良法学科班出身,1931年就开始执行律师业务,在长期从事律师工作、爱国民主活动以及开拓新中国司法行政工作的法制实践中,她提出和倡导的法制观点具有时代先进性,一些观点历经时代变迁的锤炼,历久而弥坚,对新中国的法制建设产生了积极影响。

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追忆史良作为法学家的一些法制观点,旨在从这些风范长存的法制观点中汲取有益养分,发扬光大,更好地服务于我们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

一、保障人权、伸张正义的律师执业观

史良1927年毕业于上海法科大学。她1931年做律师,在国民党政府时期执行律师业务16年。作为一个正直爱国的律师,她积极参加营救共产党员的辩护工作,并为社会无钱诉讼的下层老百姓提供法律服务(包括为受压迫的妇女办理婚姻案件)。

1927年,正值蒋介石叛变革命,大肆屠杀共产党人,革命处于低潮。1927年,史良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南京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政治工作人员养成所工作。该单位的负责人刘伯龙系国民党清党委员会的重要成员,由于史良十分看不惯刘的所作所为,不久史良便被刘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入狱。史良被投入监狱后,和她同监关押的有很多是中共党员及社会进步人士,彼此交流较多。被关押两个多月后,在蔡元培先生的斡旋下,史良始得出狱。从史良法制观的发展看,入狱事件,让她看清了旧中国司法的腐败,这对她后来决心作一名主持正义的爱国的律师产生了深深的影响。

1931年,史良到上海任律师。一年后,史良独立开办了律师事务所。她帮人打官司不以挣钱为目的,而是践行保障人民的合法权利、主持公道、伸张正义的理念和法制观。她的这一法制观,贯穿于她的律师执业生涯。从她开业那天起,她就在办公桌上摆了一只银盾,上面刻着“人权保障”四个字。此后,史良在执业期间,积极参加营救共产党员的辩护工作,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营救过邓中夏等多名共产党员及社会进步人士。

1936年,史良与沈钧儒、章乃器、邹韬奋、李公朴、沙千里、王造时等一起,因参加和组织抗日救亡活动被国民党政府逮捕。尽管遭受牢狱之灾,但是,“作一名不出卖灵魂的律师”,是史良的信念。此言也是她执业秉持人权保障、正直公道、伸张正义的法制观的话语体现。史良曾说:“律师其实是帮助法官的,要监助把事情调理清楚,使褒贬放得恰得其所,并不是说要把有理的说成无理,无理的变成有理。法律本身就是一种情理。”[]

时代在变迁,史良的这些法制观留下了闪光的时代印记。每个时代的律师都要有执业的观念寄托和理念信仰。至今,史良身体力行的保障人权、伸张正义的律师执业观,仍然闪烁着时代之光芒,值得发扬光大。

新中国成立后,史良担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任司法部部长,不再从事律师执业工作。但是,律师出生的史良,在领导司法行政机关履行职责的进程中,建立并推行社会主义的律师公证制度,为新中国的法制建设付出了大量的精力和心血。

1950年,史良提出,应尽快建立与推行新的人民律师工作与公证工作。1956年,史良指出:“我们的律师制度是社会主义类型的,是与国民党政府时期旧律师制度根本不同的。我们的律师是新型的、为人民服务的律师,在其全部活动过程中,必须坚定不移地严格遵守法律。我们的律师的任务是给公民、机关、企业、团体以法律上的帮助,从积极方面预防犯罪、减少纠纷,以巩固国家的革命法制,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到1957年年初,全国已有法律顾问处700多个,律师2000多人,这是史良主张加强律师队伍建设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新中国成立60年,我国法制建设取得举世瞩目的成绩。就律师队伍建设而言,据司法部数据,截至2009年底,全国执业律师已达16.6万人,全行业从业人员22多万人,律师行业的社会服务、社会贡献大幅度增加。

  据统计,目前全国律师事务所已有1.5万多家。仅2009年一年,全国律师担任各类诉讼及代理1967784件,从事非诉讼事务534643件,承担法律援助184739件。

  2008年,律师业务收费达到309亿元,上缴税收40多亿元。年代理刑事、民事、行政诉讼案件达到196万多件;办理非诉讼法律事务达到50多万件;办理法律援助案件达到18万多件,开展义务法律咨询140多万件。

  截至200910月底,已有来自21个国家的外国律师事务所在华设立了224家代表处,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律师事务所在内地设立代表处65家。目前,全国共有3976名律师担任全国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其中16名律师担任全国人大代表,22名律师担任全国政协委员。

史良身体力行的保障人权、伸张正义的律师执业观,她主张加强律师队伍建设的主张和身体力行的努力,都积极影响和促进了新中国的律师事业发展。律师制度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律师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法律工作者,在实施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进程中,都发挥了重要和不可或缺的作用。在历史新时期,我国广大律师依法履行职责,秉持良好职业道德,依法执业,服务奉献,正在成为时代的主流。这不就是对史良言行的时代继承和发扬光大吗?

二、男女平等、废除封建恶习的法制观

在旧中国,史良担任律师后所办理的案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婚姻案件。她对于那些受冤屈和受欺压的妇女,总是主持公道,伸张正义,争取公平的判决,即使她自己不计报酬甚至倒贴一些钱也在所不惜。

    1948年,史良开展了土地改革调查活动。从土改第一线反馈的调查结果是:有些地方在土改中,不准妇女出村,甚至命令所有寡妇一定要嫁贫雇农光棍,把地主富农妇女当成胜利果实分配……据此,史良提出:“妇女得不到解放,整个民族就谈不上解放。”史良进而提出,妇女权益的实现必须要有法律来保障。

   在史良担任司法部长后,她倾注大量心血,参与新中国第一部《婚姻法》的立法工作。经过政治协商会议两次讨论和修改,1950413,《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公布。中央人民政府1950430颁布命令:《婚姻法》自195051起施行。

《婚姻法》的制定和实施是一次伟大的社会改革。《婚姻法》废除了包办强迫、男尊女卑等带有封建恶习的婚姻制度。《婚姻法》规定:实行婚姻自由,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制。《婚姻法》用法律的形式赋予妇女婚姻自由的权利。而《婚姻法》中男女平等、一夫一妻等制度都是史良在当时立法时极力倡导的。由此可见,史良主张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废除封建恶习等法制观,在我国第一部《婚姻法》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而在此后的婚姻法修改中,史良的这些法制观仍然焕发出时代的光辉,一以贯之地得到体现。

1950416,《光明日报》发表了《史良部长谈<婚姻法>》一文。史良说:“这个婚姻法不仅是进步的,而且是革命的。它不是一部徒具形式的条文,而是在实际上积极扶植妇女,保护儿童,摧毁封建主义残余的。反封建正是我们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任务之一。男女不平等已几千年了,要从不平等达到平等,绝不是形式上规定的平等可以达到的,必须加倍扶植实际处在不平等地位的妇女,才能真正走向男女平等。各地法院所受理民事案件中,婚姻案都占多数,也可以说明婚姻法的制定,确实完全适合客观环境的需要。”[]

史良除了积极参与婚姻法立法,她还主张宣传贯彻《婚姻法》,身体力行地作出努力。她说,“要使婚姻法的条文变成事实,还需不断努力。”为此,在担任司法部长期间,她对督促各级人民政府、人民法院等有关部门贯彻执行婚姻法始终不遗余力,并亲自到基层去检查婚姻法的执行情况。

她还执笔撰写了《认真贯彻执行婚姻法》一文,指出:从实质上去认识封建的婚姻习俗是过去反动的封建统治者所加于人民群众的枷锁,只有彻底摧毁这一枷锁,妇女才能获得与男子平等的自由,男女群众才可能摆脱包办、强迫、买卖封建婚姻制度的束缚,才能发挥广大妇女生产的积极性,从而共同建设我们新民主主义的新社会。

史良有关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废除封建恶习的法制观,在发挥妇女积极性,男女共同建设新民主主义新社会进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同时,也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社会主义新社会建设产生了积极影响。当前,我们正在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史良的这些闪光思想,对于我们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摆脱形形色色的封建恶习的束缚,更好地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都是积极有益的。

三、完备立法是加强社会主义法制重要内容的法制观

建国初期,史良在参与《婚姻法》立法工作过程中,担当起了自身的历史责任,为此后她提出完备立法是加强社会主义法制重要内容的法制观打下了实践基础。

改革开放以后,史良继续以高度的责任心投入到国家立法工作中。其中,典型例子是史良参与国家修宪活动。

20世纪80年代初,讨论“宪法修改草案”是当时的国家大事。作为民盟中央主席,史良要求全盟行动起来,积极投入,认为:“这即是行使我们的民主权利,也是为健全法制应尽的义务。”史良明确指出:“完备立法是加强社会主义法制的重要内容。经过对这次公布的宪法修改草案的全民讨论,必然会产生一部符合新的历史时期要求的根本大法,从而大大促进我国社会主义法制建设。”[④]

为此,她亲自主持召开民盟中央讨论宪法修改草案的座谈会,动员盟员投入修宪讨论工作。在史良的领导下,民盟在宪法修改工作中,提出了多条意见,后在宪法中都有所反映和体现。

198211 26日,彭真在五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作《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草案的报告》,实事求是地指出:“宪法修改委员会和它的秘书处成立以后,经过广泛征集和认真研究各地方、各部门、各方面的意见,于今年二月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草案》讨论稿。宪法修改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用九天的时间对那个讨论稿进行了讨论和修改。全国人大常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常委会部分委员、各民主党派和人们团体领导人……也都提出了修改意见。”[⑤]并且,“许多重要的合理的意见都得到采纳,原来草案的基本内容没有变动,具体规定作了许多补充和修改,总共有近百处,纯属文字的改动还没有计算在内。”[⑥]

1982年宪法制定之后,彭真总结性地指出:“党员在十亿人民中只占少数,绝大多数是非党员。我们不仅有党,还有国家。党的政策要经过国家的形式而成为国家的政策,并且要把在实践中证明是正确的政策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凡是关系国家和人民的大事,光是党内作出决定也不行,还要同人民商量,要通过国家的形式。”19843月,中共中央转发了彭真的这一讲话。这是对民盟等民主党派在宪法修改中积极作用和贡献的肯定。

此后的宪法修改,民盟一如既往地发挥了积极而有益的作用,践行了民盟领导人史良关于完备立法是加强社会主义法制重要内容的法制观并使之发扬光大。

例如,1982年宪法制定之后,民盟成员参与了《工会法》的制定。又如,《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法》的制定,就倾听了民盟等民主党派代表的意见,之后,七届人大一次会议于19884月通过了该草案。再如,1986通过的《民法通则》也是经过与民盟等民主党派人士的民主商议、充分讨论后得以出台的。

又如,自1989年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以来,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广泛征求了民盟等民主党派的意见。“从中共十六大至2006年底,各民主党派中央就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向党中央、国务院提出意见、建议102件,许多建议意见被采纳。从中共十六大至200781,党中央召开和委托中央统战部召开的协商会、座谈会、通报会,共93次,就宪法修订和法律法规的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中长期规划以及其他事关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充分听取各民主党派中央和无党派代表人士的建议和意见,进行广泛协商,有力地推动了科学决策、民主决策。”[⑦]

以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计划的制定为例作一分析。从战略上说,正确制定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计划,将积极引领和指导此后若干年的经济社会发展方面的立法。

2005726,围绕制定和落实“十一五”规划,社会各界积极就“十一五”规划建言献策。值得一提的是,民盟中央关于“将生物技术及其产业作为国家发展战略”的建议,引起了高度的重视,国家发改委、科技部等各个部门详细地把民盟的这个提案做了研究以后纳入了“十一五”规划。

再以三农问题为例作一实证分析。“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以来,各民主党派中央提出的200多项重大建议以及各民主党派地方组织提出的9万多项建议中,大量是关于促进农业和农村发展的,其内容几乎涵盖了‘三农’问题的所有领域,其中既有宏观层面的思考,又有许多操作性很强的具体建议。”[⑧]其中,民盟中央提出的“关于加强农民工权益维护和保障工作的建议”,受到了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一些建议已被采纳,产生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综上,改革开放以来,在民盟领导人史良身体力行的影响下,民盟积极投入修宪讨论工作,此后又积极参与国家立法。民盟的这些立法参与活动,践行和弘扬了史良关于完备立法是加强社会主义法制重要内容的法制观并与时俱进地使之发扬光大,对共产党正确领导立法和作出立法决策起到了必不可少的辅助作用,也为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作出了积极而独到的贡献。

 

民盟上海市多党合作理论与盟史研究会会员、华东政法大学教授

 



[]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编:《中共党史人物传》(第84卷)(责任编辑李庆田),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5月版,第10页。 

[]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编:《中共党史人物传》(第84卷)(责任编辑李庆田),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5月版,第4748页。

[]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编:《中共党史人物传》(第84卷)(责任编辑李庆田),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5月版,第56页。

[]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编:《中共党史人物传》(第84卷)(责任编辑李庆田),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5月版,第70页。

[]彭真:《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草案的报告》,载《人民日报》1 9 8 2 1 2 6 1 版。

[]彭真:《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草案的报告》,载《人民日报》1 9 8 2 1 2 6 1 版。

[]潘跃:《肝胆相照 同舟共济——十六大以来统一战线工作取得新成果》,载《人民日报》 20071010  日第1版。

[]朱维群(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统一战线要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贡献力量》,载《求是》2006年第7期。

, 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年5月版,第4748页。

[]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编:《中共党史人物传》(第84卷)(责任编辑李庆田),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5月版,第56页。

[]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编:《中共党史人物传》(第84卷)(责任编辑李庆田),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5月版,第70页。

[]彭真:《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草案的报告》,载《人民日报》1 9 8 2 1 2 6 1 版。

[]彭真:《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草案的报告》,载《人民日报》1 9 8 2 1 2 6 1 版。

[]潘跃:《肝胆相照 同舟共济——十六大以来统一战线工作取得新成果》,载《人民日报》 20071010  日第1版。

[]朱维群(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统一战线要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贡献力量》,载《求是》2006年第7期。

【打印】【关闭】